測試廣告1凌洲的大嗓門響起來,家裡的人都湊了過來。一窩蟻  www.yiwoyi.com

    可他們一個個臉上都帶著悲戚,有的還紅著眼掉了淚。

    「怎麼一個個都哭了誰欺負你們了」

    正說著就看到燕錦也紅著眼進來了,這下凌洲徹底炸毛了。

    「到底怎麼回事你怎麼都哭了,誰欺負你了我殺了他!」

    燕錦,他的女土匪將軍妻,那是流汗流血不流淚。

    燕錦竟然哭了,怎麼能讓研究哭呢

    「誰讓你哭了,你說!」凌洲氣勢洶洶。

    燕錦看著凌洲,眼淚花再次打轉:「凌洲,陛下和皇太夫駕崩了。」

    看凌洲沒聽清的模樣,她放大聲音。

    「陛下和皇太夫駕崩了!」

    聲音那麼響亮,響徹了凌洲的耳邊。

    凌洲夾著孫子的手,慢慢放開。

    孫子站穩後小心扶著凌洲,就怕他被打擊得倒了。

    凌洲深呼吸:「我沒有聽錯,燕錦你說的陛下和周不言死了

    看燕錦流淚點頭,凌洲忽然往外跑。

    「我不信,我不信陛下就走了!」

    「不可能,我不信,怎麼可能。」

    「明明昨天還那麼開心,我們還說了那麼多話,怎麼可能。」

    他大步往外走:「我不信,我要去看看。」

    「你等等,你衣服還沒換。」

    燕錦上前攔住凌洲:「你得換身衣服,凌洲,你冷靜一些。」

    凌洲看著攔住他的燕錦,一瞬間恍然仿佛回到了二十多年前。

    那時候他也是忽然聽到了蕭忘的死訊。

    他不相信,他也是這樣匆匆趕到宮裡。

    最後,沒有奇蹟,蕭忘真的死了。

    二十多年後,他再次收到了陛下和周不言的死訊。

    他不敢相信,可一切都在告訴他,是真的。

    為什麼……為什麼他們總是這麼早離開,蕭忘英年早逝,陛下和周不言也走得這樣早。

    明明還這麼年輕呀,他還沒找他們一起到處走,他們本該還有十年二十年才對。

    蕭忘走了,陛下和周不言也走了。

    明明當初在宮中那些熱鬧日子還好像在眼前,怎麼就走了呢……

    凌洲恍恍惚惚往外走,腳步不穩。

    「凌洲,先換衣服,你也冷靜一下。」

    燕錦將凌洲拉了回去,給呆呆木木的凌洲換上衣服。

    看著凌洲的樣子,燕錦想說兩句安慰的話,可喉嚨卻完全更住,根本說不出話。

    她太難受了,為凌洲難受。

    她和陛下皇太夫這麼多年下來,也熟悉了,所以聽到他們死訊後才這麼難過。

    她都這麼難過,更何況是年少時期就一起相伴長大,後來又相互信任相互扶持走過的凌洲。

    他們有著最深厚的情義,有著最好的君臣之義。

    二十多年前,凌洲送走了蕭忘,而是多年後,凌洲又送走了楚星辰和周不言。

    他這一生最好的朋友夥伴就是他們三人,可如今他們都離開了。

    只剩下凌洲。

    往後他再也沒法盼著來信,再也沒法和她抱怨他們又去哪裡,也沒法收到他們寄來的特產。

    凌洲送走他們一個又一個,獨留下他自己。

    他該多麼難受。

    有時候,被留下的人才

類似:
大家在看

都市皇途

水長歌

都市之最強狂兵

大紅大紫

狂霸巫師

庚新

餘罪

常書欣

韓娛之魔女孝淵

九翅

最佳贅婿

陪你倒數

今日推薦

語言選擇
0.01s 2.0785MB